21世纪经济报道王峰北京报道10月8日发薪日的前一晚,一张疑似精锐教育(NYSE:ONE)董事长张熙的“轻生”朋友圈截图突然流出。

截图内容显示:“为了做好教育我真心倾家荡产了,却是这样的结果,好遗憾好后悔”,“好想重头再来,愿有来生,再不创业”。不过很快,张熙朋友圈辟谣称“精锐好好的,我也好好的”。

网传截图引起社会强烈关注后,多名精锐教育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“至今尚未发薪”。近期,几乎每天都有学员家长到精锐教育总部要求退费。

“公司通知工资延迟到26日,但我感觉希望不大,事到如今没有领导出来给个说法,此前支撑大家的动力只是公司在按时发工资,现在情况更复杂了。”一名精锐教育员工说。

根据最新财报,精锐教育的贷款余额已经超过账上现金,如今又遭遇退费、发薪难,这家主打“高端辅导”的K12公司正面临生死考验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,10月10日,多地精锐教育及旗下小小地球校区停课,大量家长聚集上海总部要求退费;并陆续有老师离职,甚至有的校区通知没有排课的老师不必到学校坐班。

知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精锐教育内部此前已有人主张申请破产。但破产的冲击波过大,首当其冲的是巨额学费难以清偿。截至今年2月28日,精锐教育已收取未上课的预付费高达27亿元。

2018年在美国上市时的风光已成云烟,当时的董事会和高管团队如今已面目全非,只剩张熙孤零零一人。精锐教育目前的董事会只有3名成员,其中2人为独立董事。

该知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“2018年张熙执意收购巨人教育,让精锐教育伤筋动骨。”

50万天价学费“退费无门”

吴婷(化名)今年7月给孩子在少儿英语机构“小小地球”报了名,一共3.2万元,一节课还没上,她从8月开始要求退费,至今没有退回一分钱。

启信宝信息显示,精锐教育是小小地球的大股东,持股75.6%,森马集团持股24.4%。

“校区的校长跟我说,学费都转到了精锐教育的账上,让我去精锐教育总部申请退费。”吴婷说,“校长还说学费已经被银行监管了,退费需要公司向银行提交申请”。

“资金托管是一种财务保障,对于退款来说应该更便捷才对”,吴婷认为这只是校区的一个托词。

遭遇“退费无门”的不止吴婷一位家长。多名学生家长反映,其退费申请已拖延几个月,此前校区承诺的退费期限均未兑现。

(网传两个张熙的朋友圈截图)

据了解,精锐教育主打高端一对一培训,收费较高,财报披露的一对一和一对三业务的生均单价达4万多元。黑猫投诉上一则10月9日发布的投诉称,2021年5月为孩子在上海松江校区购买了3年的高中课时,总费用近53万元,目前还剩近50万元,从今年8月提出退费事项,但迟迟未收到退款,9月21日收到通知到校区签署了盖章的学员退费确认书,至今在相关程序中查询都是原来的退费申请成功、处理中。

吴婷一直犹豫是选择退费还是继续上课,“‘双减’以后,我给孩子补习的意愿降低了,所以申请退费,但现在退费难度很大。如果选择上课,此前提交的退费申请就要作废。”她陷入了两难境地。

对于精锐教育而言,向学员交付课程的前提是师资稳定,但如今开始欠薪让形势变得更加复杂。目前,上海、江苏等地多处小小地球校区因员工未发工资而停课。

一名南京精锐教育老师介绍,即使在双减前,他的月工资也只有三四千元。“精锐教育每节课向学生收取七八百元学费,但给老师的课时费只有几十元,即使在暑假课时最多时月薪也只有六千多元。”他说。

更多的精锐教育校区仍在运行,但陆续有员工离职,一名北京校区校长告诉记者,“不建议家长现在交费报名,可以看看26日我们能否顺利发工资”。

成本高企:连续亏损已达11亿元

精锐教育的财务状况本就不佳。

2020财年(截至2020年8月31日),精锐教育净亏损7.69亿元。2021财年第一和第二季度,净亏损分别为1.59亿元、1.72亿元,合计已达11亿元。

精锐教育由张熙于2008年在上海创办,主打一对一高端辅导,旗下拥有精锐教育、至慧学堂、精锐游学、萝卜编程、精锐-青少儿英语等品牌。

精锐教育共有三项核心业务:其一为精锐VIP,主要包括一对一、一对三辅导。其二为精锐少儿教育,主要包括少儿思维语文和少儿英语教学业务。其三是精锐在线,作为线下业务的补充,在线平台采用与线下同价的OMO模式。

三项业务中,精锐VIP占据绝对份额。财报显示,精锐VIP二季度净收入为7.35亿元,占总净收入比例为78.9%。

然而,定位“高端辅导”的精锐VIP业务的学生人数已连续三个季度下降。到2021财年第二季度,精锐VIP的月均学生人数为75199人。

一方面是收入逐年缩减,另一方面,精锐教育的成本却高企不下。

截至2021年2月28日,精锐教育在36个城市拥有457个学习中心。近年来的多份财报中,精锐教育都强调在持续装修学习中心。从而打造与“高端辅导”相符的学习环境。2020财年,与学习中心翻新成本相关的折旧和摊销费用就高达2亿元。

截至2021年2月28日,精锐教育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、受限现金和短期投资共10.17亿元。与此相对的是高额的债务,同期的短期和长期借款共15.1亿元。

此外,精锐教育截至第二季度的递延收入为27.31亿元,这些是尚未交付课程的预收学费,一旦形势继续恶化,其中有越来越多会被要求退费。

收购引“连锁反应”:高管相继离职,加剧资金压力

近年来,精锐教育又遭遇了高管动荡。

2018年上市招股书中介绍的8名董事会成员和高管如今已物是人非,仅剩下张熙一人独守。

9月17日,精锐教育独立董事龚陟帜辞职,公告称精锐教育董事会将由3名成员组成,其中2名为独立董事。

上市之初,精锐教育的董事会阵容堪称豪华,独立董事包括原阿里巴巴CEO卫哲、时任华住集团CEO张敏等人。

精锐教育的多位曾任和现任独立董事,都拥有和张熙一样的北大和哈佛求学背景。

2020年2月,招股书中介绍的两位高管——负责幼儿教育的高级副总孟晓强、技术研发中心副总裁马牧原离职,孟晓强和马牧原均于2014年加入精锐教育。

今年6月17日,精锐教育首席技术官史团伟因个人原因辞职。6月26日,精锐教育CFO兼首席战略官左鸿刚因家庭原因辞职。今年4月9日、9月17日,两名独立董事卫哲、龚陟帜辞职。

网传“轻生”截图中写道,“投资扩张太过激进和疏于投资及财务管理,导致今天的局面”。

有知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,2018年10月收购巨人教育让精锐教育伤筋动骨。网传截图中也称“巨人教育的收购是我的滑铁卢”。

“当初收购巨人教育,集团高管几乎全体反对”,该知情人士说,“精锐教育总部和业务重点位于上海,北京和上海的培训市场差异巨大”。

收购巨人教育不久的2018年底,精锐教育高级副总裁董祝秀和CFO李东离职。

“张熙是北大毕业,当时两个教育巨头俞敏洪和张邦鑫都是北大毕业,这在张熙心中可能是不小的冲击。”该知情人士说。当时的教培行业里,精锐教育虽然是区域龙头的佼佼者,新东方和好未来则早已全国布局,一骑绝尘。

巨人教育只是其时精锐教育一系列收购之一。2018年9月,精锐教育2.4亿元收购天津华英。2020年2月,3.11亿元收购溢米辅导。2020年6月,1.45亿元收购上海优盛。其他投资标的还包括家学天地、小小地球、培飞思维数学、锐思教育等。

这么多收购中,为什么巨人教育成为精锐教育的滑铁卢?

精锐教育2018年10月只是以2.39亿元收购了巨人教育30%股权,2019年3月又卖出了12%股权。但在联合投资方里,精锐教育获得全权委托管理巨人教育的运营。

2019财年,精锐教育向巨人教育提供了一笔7.2亿余元的5年期可转股贷款,年息10%。此后,精锐教育并未选择债转股,而且从2019年12月起免除了贷款利息。2020财年,精锐教育又向巨人教育贷款1.7亿余元。

这无疑加剧了精锐教育的资金压力。2019年3月,精锐教育向瑞银贷款1.39亿美元,即使在2020年10月履行一次还款后,贷款余额还高达1.25亿美元。

更重要的是,向巨人教育的输血挤压了内部新业务孵化和并购业务的投入。

8月31日,巨人教育在其官微发布《致巨人学员的一封信》,表示巨人学校由于经营困难,秋季将无法继续向学员提供教学服务,并可能无法满足家长的退费要求。此后至今,巨人教育官微再未更新。

目前,精锐教育的股价已经从历史高点跌去了97%,收报0.38美元/股,总市值6139万美元。

(作者:王峰 编辑:李振)

标签: none

添加新评论